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行动理事会第35届 年会  
国际行动理事会第35届年会概念文件
 
 
编者按:国际行动理事会于2018年9月28日至30日在北京召开第35届年会,重点讨论全球治理相关议题。此文为理事会秘书长托马斯·雅克斯沃西为本届年会撰写的概念性文件,分析了当前全球治理困局,主张维护基于合作与规则的国际政治体系。译文如下:
全球治理:时代所需 当下之要
作者:国际行动理事会秘书长托马斯·雅克斯沃西
    全球治理是国家、非政府组织、企业等行为体为解决跨国家或跨地区问题而开展的政治合作。全球治理的关键是通过规范、规则、条约、协议、国际机构等要件实现合作的制度化。任何单一国家,无论多强多大,都无法独自解决气候变化、移民、数据隐私和网络犯罪、国际贸易等问题,因此加强合作是国际社会的必经之路和理性选择。坚持合作或多边主义是解决世界性问题的前提。
习近平主席在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上指出:“世界经济的大海,你要还是不要,都在那儿,是回避不了的。想人为切断各国经济的资金流、技术流、产品流、产业流、人员流,让世界经济的大海退回到一个一个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
    “在全球治理建设的关键时刻,日渐高涨的民粹主义和排外主义浪潮却开始冲击欧盟和联合国这样的国际机构”,伦敦经济学院研究全球治理的玛丽·卡尔多教授对全球治理面临的困境一语中的。特朗普是这一波攻击多边主义和全球治理的领军人物。特朗普认为世界充斥你死我活、弱肉强食的竞争,因此在观念上视强力为圭臬、弃德行为敝履,在行为上重利轻义、狡诈无信。因多边组织的规则和义务对美国构成了束缚,特朗普因此就要忽视、削弱甚至彻底解散这些组织,他主导美国退出《巴黎协议》,发起对加拿大、墨西哥、土耳其、中国以及欧盟的贸易战,杯葛世界贸易组织任命上诉机构法官,使得该机构法官数量长期七缺其四。而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制定的美国2019年国防预算高达7160亿美元,大幅高于奥巴马时期。全球安全、正义和治理理事会的两位联席主席玛德琳·奥尔布赖特和易卜拉欣·甘巴里撰文称,这次“这是全球治理的紧急危机,传统和新兴全球行为体合力应对全球性风险和威胁的努力因之被阴影笼罩。”
 特朗普政府削弱或摧毁世界性全球治理机构的行为令人瞠目。这些机构多数是美国牵头建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特朗普之前的所有美国总统都乐见这些机构发挥作用,认为它们对美国安全与繁荣大有裨益,甚至视之为美国的权力工具。
    实际上,特朗普对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所持的怀疑和恶意并不新鲜,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都不缺乏贬损国际体系者。在国际关系领域,像他这样因对人性怀有根深蒂固的偏见而笃信强权政治者古来并不少见,孙武在公元前470年,修昔底德在公元前395年,考底利耶在公元前300年,娄敬在公元前198年都曾经表达过这样的世界观,马基雅维利在1532年,基辛格在1994年出版的《外交》一书中,也表达了这样的思想。这些理论和实践方面的大家对国际政治的看法,一言以蔽之,都可以归结为修昔底德那句冰冷的“强者极所欲,弱者任宰割”。
好在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并未完全被现实主义国际观所主宰,自由主义国际观同样拥有悠久的历史和众多的拥趸。它重视正义、妥协、守信,强调通过建立规则和制度来约束行为,而不是一味迷信权力的作用。例如,古埃及名臣普塔霍特在公元前2400年就曾经建议法老多听良言、少发施令、坚持公平。逝于公元前479年的孔子在著作中主张互利互惠,提出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样的黄金法则。古人逐渐接受并实施这些规则。埃及和安纳托利亚的赫梯王国在公元前1274年卡叠什战争结束后,签署了世界上有记载的第一份和平条约。公元前198年,汉朝与好战的匈奴缔结和亲之约,汉朝派遣精通儒家学说和中华文化的学者(也包括汉朝公主)赴匈奴,通过“软实力”教化匈奴,使其转向和平。
    通过派遣使团进行谈判的做法由来已久,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城邦开创了互派常驻外交使团的先河。之后,这种做法逐渐开始在世界范围内流行,米兰1455年向法国派驻了使节,西班牙1487年向英格兰派驻了使节。雨果·格劳秀斯1625年出版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战争与和平法》,提出了国际社会的概念,并主张通过法律和协议来治理国际社会,而不是诉诸战争解决问题。在1814年到1815年召开的维也纳会议上,莱茵河沿线各国同意成立莱茵河航运中央委员会,并由其代行各国的航运权,从而提高航运效率和安全性。莱茵河航运中央委员会是世界首个国际组织(至今仍在发挥作用)。1863年,世界第一个非政府组织红十字会成立。
    在十九世纪,格劳秀斯通过法律而不是武力来治理国际社会的理念得到了很好的实践,二十世纪经过恐怖的“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人们对通过全球治理的方式来应对各种国际问题表现出极大的热情。1945年,联合国创立,并成立了包括万国邮政联盟、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15个专门机构。肯尼迪总统推动通过了《1962年贸易扩大法案》,允许通过谈判降低关税,并在全球范围内积极推动降低关税和开展贸易谈判,最终促成1995年成立世界贸易组织。2005年,联合国签署了旨在防止种族灭绝、战争犯罪、种族清洗及反人类罪行的《保护责任》条令,并将国际刑事法院作为审判犯有上述罪行者的主要机构。跬步千里,全世界一直在努力建立完善的国际机构体系来推动合作和全球治理,步伐虽然缓慢但始终保持前行,直到今天……。
在全球治理面临危机之时,国际行动理事会将于2018年9月在北京召集会议,讨论下列亟需加强国际合作的议题:
(一)为了维护世界贸易组织在国际贸易中的中立仲裁地位,为了防止世界陷入保护主义的贸易战中,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二)人工智能呈指数级增长,人类在获得极大益处的同时也极有可能付出巨大代价。我们怎样才能保护数字化隐私信息,怎样有效打击网络犯罪和欺诈?
(三)地球正在快速变暖,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创纪录的高温天气,我们的海洋被塑料垃圾严重污染。怎么才能保护我们这个星球的健康?
(四)朝鲜威胁着东亚的稳定,也提醒我们防止核武器扩散仍是当今世界迫切的任务之一。怎样才能加强防扩散机制和减少核武库?    
    上述每一个问题对我们都极为重要,这些问题其实都指向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即如何维持过去50多年间建立起来的全球治理机构和制度?如何使全球治理更加公正有效?
    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当今世界已经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推广全球共同体理念、探讨如何公平分配收益和分摊成本,是国际行动理事会2018年全体会议最重要的主题。
 
 
 
 
中国国际交流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7124号-2
北京复兴路四号 联系电话:(010)83907345 / 83907341 传真:(010)83907342
E-mail:cafiu@cafiu.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