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友好交往  
当心民粹主义的双刃剑
 
                                                      博大安
 
      西方民主国家的民粹主义正在滋长。民粹主义曾经仅局限于政治局外人和极端政党,如今正朝着整个政治体系蔓延。在美国,特朗普发表煽动性演讲,批判所谓“虚假新闻”;在英国,鲍里斯·约翰逊在脱欧阵营传播半真半假的消息,这仅是众多事情中的两例。人民在经济上的挫折和对全球化的恐惧给了民粹主义滋长的空间。民粹主义不仅认为排外主义和种族主义合情合理,还有可能导致经济管理不善,对于西方和中国的关系也会产生巨大影响。
  无论民粹主义有多少自相矛盾的定义,但有三点是共通的。第一,民粹主义声称所谓自私又腐败的精英阶层政治丑闻频发,与沉默的大多数善良民众之间存在对立。的确,民粹主义不仅是一个政治运动,也是道德运动。这种论调基本错误,但这是民粹主义话语体系的核心,也是众多选民争相支持民粹主义领导人的原因。第二,民粹主义领导人自诩代表广泛民意、直接反对传统政治家。正如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直言不讳地宣称“我们把权力从华盛顿转移出去,交还给人民(即所谓的被遗忘者)”。在他当选之前,他就宣布“如今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政治让人蒙羞。好人不从政。”这也是错误论调,特朗普本人的内阁大部分是白人男性,其中还有不少是前CEO和亿万富翁,根本不能代表美国人民的多元化。第三,当代民粹主义拒绝接受主流政党在应对全球化方面的“失败”,质疑数十年来支撑西方民主的自由主义。民粹主义倾向于用保护主义来刺激增长乏力的经济体,是二战之后全球盛行的西方经济自由主义的反面。
  特朗普现在已是美国总统,所持的论调依然不改当年。他宣布的第一批举措和他的竞选诺言并无二致,比如退出TPP,这一国际协定是由包括布什政府在内的前三届美国政府谈判了近十年之久。民粹主义在欧洲政坛也是大举肆虐,就像欧洲委员会主席的幕僚长马丁·赛尔梅尔去年所说的“恐怖场景”,即世界各地的民粹主义者纷纷上台执政。欧洲政坛左右两派都不乏民粹主义者的身影,无论是经济上安全的北欧和东欧国家里的右派(芬兰人党、奥地利自由党、德国另择党及“更好的匈牙利运动”),还是深陷经济危机中的南欧国家左派(如希腊极左政党Syriza和西班牙Podemos)。民粹主义不再仅仅是政治圈外人和边缘政党的诉求,而是大举挺进诸如英国保守党、法国共和党甚至是社会党这样的主流政党。
  民粹主义模糊了左右两派的传统政治分歧,却造成了开放与封闭之争。特朗普自诩为“美国主义,而非全球主义”的英雄,坚称“从今天起,美国至上”。在经济增长缓慢和移民危机之际,欧洲民粹主义政客也搭了欧洲怀疑主义和排外主义的便车。由各成员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组成的欧洲委员会本该担负着欧盟的领导责任,然而现在从伦敦到华沙,从赫尔辛基到布达佩斯,欧洲委员会成了替罪羊。的确并非是布鲁塞尔造成了投票率下降、党员人数降低和人们对政治与日俱增的不信任感,而以上这些又加剧了民粹主义,同时传统政党不作为、部分政客责任缺失、重要结构性改革缺位又导致了政治氛围乌烟瘴气。
  民粹主义在西方国家日益严重,在一些亚洲国家也是潜滋暗长,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誓言要“考验我们国家的精英”,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一全球性问题有广泛的影响,对中国尤其如此。
  从政治层面来说,政治僵局和不稳定在国际上降低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声望。经济学人集团的民主指数评比2008年以后首次将美国视作“有缺陷的民主国家”,而且还未将特朗普当选这一点考虑进去。弗朗西斯·福山2011年修正了他在1989年的预测“历史的终结,西方自由民主将会普及,成为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表示“不同政治和经济模式相对声望的戏剧性反转”,不同制度的声望持续此消彼长。西方对中国的政治体制往往存在偏见,但中国政治持续稳定,不像西方那样走极端,所以认可度也会越来越高。如果民粹主义导致西方国家经济管理不善(据穆迪评估,特朗普的经济举措会导致美国减少3百万就业岗位),这会令中共更加受到尊重,因为它能够让中国人民享有长期经济发展。
  但从经济的角度来说,民粹主义崛起会导致保护主义死灰复燃,世界最大的贸易国几乎铁定会受损。习近平总书记在达沃斯的演讲广受赞誉,被认为捍卫了国际贸易和经济上的相互依赖,正是这两个因素在过去几十年里帮助新兴国家的数亿人民脱贫,但却不足以减缓民粹主义可能带来的痛苦。在很多西方国家,中国被视为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和需要对欧洲和美国大规模失业负责的国家。因此,任何经济上的退缩或征收关税的举措在如今经济增长乏力的情况下不仅会对中国经济构成影响,还可能被用来故意针对中国。一些征兆已经十分明显了:特朗普在竞选中声称“全球变暖这一概念就是中国为了让美国制造业失去竞争力而捏造的骗局”。
  更糟糕的是,特朗普似乎倾向于打“台湾牌”,希望通过在这一问题上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来迫使后者在经济问题上对美国做出让步。可是跟中国甚至欧盟打贸易战并不会使工作岗位回流美国,因为过去十年大部分的岗位流失都是劳动率提高造成的。贸易战甚至可能损害美国经济,使那些为特朗普投票的人利益受损。这样一来,直接后果就是国际经济增长放缓,最终伤害包括中国在内的每一个经济体的利益。对欧洲来说,民粹主义的滋长会令欧盟推迟做出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决定。在这一晦暗的前景下,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能够加强互联互通,甚至促进欧亚贸易,因此其必要性会前所未有地彰显。
  民粹主义在哪个方面都无法解决西方民主国家和经济体所面临的问题。它是一味剧毒药。欧洲和美国不应对人民的困境视而不见,而应直面问题,停止相互推诿。要减少人民的苦难,关键要承担责任、减少社会不平等、进行创新投资。然而,民粹主义不再仅仅是西方的问题。它也是中国的问题,因为其会改变现状,带来广泛影响,在经济层面尤为如此。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或许很快会面临民粹主义的双刃剑效应了。
 
                                    (作者系法国巴黎政治学院学者,2016年10月参加欧美青年精英考察团访华)
 
 
 
 
中国国际交流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0629号-1
北京海淀区万寿路15号 联系电话:(010)83908351 / 83907341 传真:(010)83907342
E-mail:cafiu@cafiu.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