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外论坛  
互联互通决定21世纪竞争力:“一带一路”倡议三周年盘点
 
                                                      王义桅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三年来,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其中,中国同近40个沿线国家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同近30个国家开展国际产能合作,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也态度积极,以亚投行、丝路基金为代表的金融合作不断深入,一批有影响力的标志性项目逐步落地。“一带一路”建设从无到有、由点及面,进度和成果超出预期。
      一、“一带一路”成果为何好于预期?
  三年来,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额达3.1万亿美元,占对外贸易总额的26.1%;对沿线国家直接投资493亿美元,占全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12%;与沿线国家新签订承包工程合同1.2万份,累计合同额2715亿美元;中国企业在沿线20个国家建设了56个境外经贸合作区,累计投资179亿美元,为东道国创造了9.6亿美元税收和16.3万个就业岗位。中国加快推进与沿线国家的互联互通和产能合作。雅万高铁开工建设,中老、中泰铁路开工在即,中国企业中标皎漂深水港及工业区项目,瓜达尔港正式开航,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全面复工,中国企业中标希腊比雷埃夫斯港港务局项目,匈塞铁路签署商务协议,以中国装备和标准制造的亚吉铁路正式通车。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开业运营,丝绸之路基金首批投资项目顺利启动,中国—海合会以及中以自贸区谈判持续推进。
   “一带一路”建设进度和成果为何超出预期?怎么超预期?
  从大的方面讲,面对世界掀起的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和民粹主义等各种反全球化浪潮,“一带一路”正在挽救全球化,使之落地生根,更包容、更可持续,更公正合理。“一带一路”以政策、设施、贸易、资金、民心的互联互通,以三大统筹——陆海统筹、内外统筹、政经统筹,实现内陆地区-沿海地区、国内外及政治-经济发展的再平衡,改变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二元经济结构,通过共同打造绿色丝绸之路、健康丝绸之路、智力丝绸之路、和平丝绸之路,抓住发展这个最大公约数,不仅造福中国人民,更造福沿线各国人民。
  近代以来,西方发达国家成为全球化动力,全球化是西方现代性的全球扩张。如今,西方发达经济占世界总量不足40%,不仅不能成为全球化发动机,反而成为反全球化的源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成为全球产业布局的供给侧,全球化的旗手。建设“一带一路”,按照习总书记的说法就是中国欢迎各方搭乘中国发展的快车、便车,欢迎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参与到合作中来。因为中国的现代化经验最鲜活,规模和难度超越任何其他国家。
  在TTIP、TPP和再工业化等无果而终或遥遥无期的情形下,“一带一路”倡议就成为全球金融危机后最可行、最有影响的国际合作倡议,引领了世界经济走出低迷、振兴国际和区域合作的大方向,也给全球投资者带来了希望。
  从中观层面而言,“一带一路”彰显中国模式的魅力,折射出世界对美西方模式的失望。“一带一路”是非常中国特色的提法,具有丰富的中国模式与中华文化内涵。先说“带”,是经济带经济走廊与经济发展带,是中国改革开放模式经验的体现。“以点带面,从线到片,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的 “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中国国内改革模式的延伸。再说“路”。中国人有句话:要致富先修路,要快速修高速。因此,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成为“一带一路”的重点。在中国,“路”还不是一般的路,是道路,“路”只是实现“道”的一种方式。“道”怎么说的呢?《道德经》第42章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今天的道就是命运共同体。因此,“一带一路”不是一条,而是很多很多条,大家都有份,因为它是开放的、包容的。
  像乌兹别克斯坦这样的双重内陆国家,按市场经济是很难获国际金融机构贷款的,但是习近平主席的访问,就让乌获得了大量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贷款。基础设施先行,逐步培育市场经济所需的外需环境,这就是“一带一路”见证的中国模式威力!“政府+市场”双轮驱动,使乌兹别克斯坦既获中国国开行,又获亚投行贷款。
  当今世界,许多人把美好期望寄托在中国,寄托在“一带一路”身上。第六届世界中国学论坛上,一位阿拉伯学者感慨:多少年来,西方国家在中东地区输出军火与动荡,是为了攫取石油;只有中国带来经济发展合作倡议,我们求之不得!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中国成功脱贫致富吸引他们,另一方面是对美西方的绝望,比如西亚北非的“阿拉伯之春”演变为“阿拉伯之冬”。再比如,美国获知中国要在吉布提建军事后勤保障基地时,曾派大使阻挠,但吉布提总统坚定地说,“我们给西方一百多年机会了——美法长期租借吉布提作为军港,可是吉布提发展起来了没?!20世纪50年代,吉布提人均GDP与新加坡相差无几(1700 vs.2300美元/人),如今新加坡是人均近6万美元,而吉布提却成为联合国宣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从现实层面讲,“一带一路”的成功是抓住了全球金融危机后投资实体经济的关键。发达国家倡导再工业化,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投资基础设施,短期可创造就业、增加需求,长期来说也能促进经济增长。发达国家基础设施老旧,仍有投资机会。而真正好的投资机会在发展中国家。亚洲地区每年基础设施投资所需资金约8千亿美元,非洲国家约5千亿美元,全世界总需求约2万亿美元。发展中国家每增加1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将增加0.7美元的进口,其中0.35美元来自发达国家。全球基础设施投资将增加发达国家的出口,为其创造结构性改革空间。
  
       “一带一路”在解决中国问题中解决世界问题:
  1.贫困:俗话说“盗贼出于贫穷”。当今世界动荡不安,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贫困。如何脱贫致富,中国模式具有广泛国际吸引力——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来将7亿人脱贫,占世界脱贫贡献率的七成。17世纪前的人类社会是马/骆驼+帆船时代,18世纪蒸汽时代,19世纪是铁路时代,20世纪是飞机时代。21世纪则是高铁时代,将再现“火车一响,黄金万两”景象,正在引领“第二次地理大发现”,推动新型城镇化和人类生产、生活的新布局。
  2.贫富:不患寡而患不均——东西互济,陆海联通。欧洲人开创的海上全球化,让海洋承载80%以上的贸易总量,让产业主要在沿海地区布局,导致巨大的内地与沿海、内陆国家与海洋国家的贫富差距,且造成不同行业间的分化。如今“一带一路”正通过东西互济、南北均衡、陆海联通,在消除贫富差距。
  3.治理:治大国如烹小鲜——标本兼治,统筹协调。全球治理出现碎片化局面,全球化也出现碎片化、极端化、民粹化现象,急需统筹兼顾,标本兼治。补经济发展短板,以发展促安全,以“五通”整合全球化,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使命。
   要实现这些目标,就是在推动人类生产、生活、思维模式大转型。为此习近平主席有针对性提出建设绿色丝绸之路、健康丝绸之路、智力丝绸之路、和平丝绸之路。
      二、盘点“一带一路”倡议三周年
  
      (一)顶层设计:搭建共建框架
  2014年完成国内“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纲要规划。2015年2月1日,由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担任组长的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首次公开亮相。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国家发改委,下设综合组、丝绸之路组、海上丝绸之路组和对外合作组等四个组,初步建立了落实“一带一路”顶层设计的国内领导和协调机制。2015年3月28日,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文件,从主要原则、建设主线和建设方向等方面提出了共建“一带一路”的顶层设计框架。
  (二)全面布局 稳步推进
  确立重点方向、重点领域、重点国家、重点项目。《愿景与行动》明确了“一带一路”所覆盖的地理范围,即丝绸之路经济带重点畅通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中国至东南亚、南亚、印度洋。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点方向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
  依托国际大通道,以沿线中心城市为支撑,以能源资源区块、重点经贸产业园区为合作平台,与涉及到的沿线国家共同打造六大国际合作经济走廊。其中,中巴经济走廊起步早进展快,已实质性启动一批重大项目建设;《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正式签署,实现“一带一路”在多边经济走廊方面的突破;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也在稳步向前推进;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正在积极规划建设。
  
       “一带一路”建设聚焦八大重点领域:
  一是促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中国将与沿线各国和地区在交通基础设施、能源基础设施和通信干线网络三个方面加强合作。
  二是提升经贸合作水平。在机械设备、机电产品、高科技产品、能源资源产品、农产品等方面,与沿线各国和地区开展投资与贸易领域的广泛合作。进一步创新贸易方式,不断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
  三是拓展产业投资合作。中国将鼓励和引导企业到沿线国家投资兴业,合作建设产业园区,设立研发中心,提升产业层次,增加当地就业,壮大企业实力。
  四是深化能源资源生产、运输和加工等多环节合作,加强能效和新能源开发等领域的合作,提升能源资源深加工能力。
  五是拓展金融合作领域。中国将加快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加强双边政策资金的合作,发挥好社会资金的主力军作用。继续扩大双边本币互换的规模和扩大贸易本币的结算。
  六是拓展人文交流合作,为深化合作奠定坚实的民意基础。在旅游领域,与沿线国家和地区联合打造国际精品旅游线路和产品。
  七是加强生态环境合作。中国将与沿线国家和地区建立健全有效地对话机制和联动机制,规划实施一批各方共同参与的重大项目,统筹推进区域内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
  八是积极推进海上合作。深化农业渔业互联互通、海洋环保、航道安全、海上搜救、防灾减灾等领域的合作,以海水养殖、海洋渔业加工、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海水淡化、海洋生物制药、环保和海上旅游等产业为重点,合作建立一批海洋经济示范区,海洋合作科技园,境外经贸合作区和海洋人才培训基地。
      此外,还要有:
  ——重点国别。使一批国家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受益者,把他们打造成推“一带一路”的铁杆伙伴,然后由这些国家组成推进“一带一路”的核心团队,再由这个核心团队来影响带动更多的国家参与进来。
  ——重点项目。要抓一批有影响、看的见,各方能够共赢的项目,起到样板的、示范的作用。
  “一带一路”不仅包括能源、基建工程、产能合作等硬联通项目,也包括文化、教育、标准、人文交流等软联通项目。“一带一路”不仅要实现战略对接、规划对接、项目对接,也要实现智慧对接、舆论对接、行动对接。
  
      (三)“五通”并举,成绩卓著
  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已与沿线国家建立了不同层次的政策沟通。截至2016年6月30日,中国已经同56个国家和区域合作组织发表了对接“一带一路”倡议的联合声明,并且签订了相关谅解备忘录或协议。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9月到2016年8月期间访问了37个国家(亚洲18国、欧洲9国、非洲3国、拉美4国、大洋洲3国),在多个场合提出了共建“一带一路”的倡议,也得到了相关国家的热情回应。
  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2013年10月到2016年6月,由中国国有企业承建的具有示范性作用的大型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就达38项,涉及“一带一路”沿线26个国家。在海外签署和建设的电站、输电和输油输气等重大能源项目多达40项,涉及19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而以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牵头的电信企业正在加快推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跨境项目传输系统建设,积极完善国际基础网络布局。
  贸易畅通是打开彼此市场的“金钥匙”。过去三年,我国与沿线国家共同致力于推动贸易与投资便利化。2013年6月到2016年6月,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货物贸易额为3.1万亿美元,占我国对外贸易总额的26%。我国对“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累计投资达511亿美元,占同期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12%。在“一带一路”沿线18个国家建设有52个经贸合作区,其中13个已通过考核,累计完成投资156亿美元。
  实现资金融通是保证“一带一路”建设顺利进行的重要支撑。亚投行于2016年6月25日批准了首批四个项目总计5.09亿美元的贷款。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于2016年4月21日公布了总额为8.11亿美元的首批贷款项目。截至2016年6月,国家开发银行已建立涉及超过60个国家、总量超过900个项目的“一带一路”的项目储备库,中国进出口银行内有贷款余额的“一带一路”项目1000多个,项目分布于49个沿线国家,新签约“一带一路”国家项目500多个。同时,“一带一路”建设带动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国在7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人民币业务清算行,经常项下跨境人民币结算金额超过2.63万亿元。
  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社会根基。三年以来,中国积极传承和弘扬丝绸之路友好合作精神,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广泛开展文教合作、旅游合作、卫生医疗合作、科技合作、青年合作、党政合作和智库合作,为“一带一路”建设奠定了坚实的民意基础。
      三、未来展望
  “一带一路”的成功折射出时代矛盾——世界公共产品供给缺口日益扩大,美国领导能力、意愿、诚信全面下滑,这在亚投行问题上充分表现出来。 “一带一路”是人类和平与发展的中国倡议,是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切中要害,包容开放,体现了世界的呼声。2016年5月19日,中欧政党高层论坛上,罗马尼亚前总理蓬塔说:欧洲要睁眼看世界了!我们未来五个月都说不准、看不清,中国人却在设计五十年后的事儿了!拉脱维亚拉中友好协会主席波塔普金感慨:历史上从未见过如此宏大合作倡议,超过我们欧洲人想像力,欧洲人千万不要浪费中国美好意愿啊!捷克副众议长菲利普赞叹:“一带一路”可成为人类最伟大倡议之一!
  世界日益增长的国际公共产品的需求与落后的供给能力之间的矛盾,就是建设“一带一路”的动力,也是“一带一路”建设进度和成果超出预期的根本原因。“一带一路”倡导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和利益、责任、命运共同体理念,超越一战殖民体系,二战联盟体系,引领21世纪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正在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补全球化短板,推动全球化从“部分全球化”(partial globalization)到“包容性全球化”(inclusive globalization)方向发展,体现了崛起中国的全球担当。
  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经济、政治、安全、法律、道德等各种风险,多数国家只是想吸引中国投资,有些国家甚至误以为中国“转移过剩产能”。国内突出的担忧是对外撒钱和安全挑战,这些都需要认真预判、评估和应对。国内外的种种质疑和软、硬抵制,值得高度重视,需要有效、及时回应。
  总之,“一带一路”倡议助推各国实现脱贫致富和文明复兴的共同梦想,推动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一带一路”成为中国推进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探索。有意思的是,“一带一路”的成功在一百年前就有预言:“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条交通干线(丝绸之路)是穿越整个旧世界的最长的路。从文化-历史的观点看,这是联结地球上存在过的各民族和各大陆的最重要的纽带……中国政府如能使丝绸之路重新复苏,并使用现代交通手段,必将对人类有所贡献,同时也为自己树起一座丰碑。” 美国战略家康纳在《超级版图》中预测,互联互通决定21世纪国际竞争力。“一带一路”建设成就,就是顺应了各国期待,引领了国际合作新方向。
  
      (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欧洲问题研究中心/欧盟研究中心研究员、主任。研究方向:一带一路、中国外交、欧洲一体化与中欧关系、公共外交、国际关系理论。主要著作:《世界是通的:一带一路的逻辑》、《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海殇?——欧洲文明启示录》、《超越均势:全球治理与大国合作》、《超越国际关系:国际关系理论的文化解读》等,主编“中国北约研究丛书”、《全球视野下的中欧关系》。)
 
 
 
 
 
中国国际交流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0629号-1
北京海淀区万寿路15号 联系电话:(010)83908351 / 83907341 传真:(010)83907342
E-mail:cafiu@cafiu.org.cn